傅作义长城抗战指挥所原址被发现 专家建议保护好

傅作义长城抗战指挥所原址被发现 专家建议保护好

  昌平发现傅作义长城抗战指挥所原址

  昌平区肖村杨家老宅见证傅作义指挥抗日捍卫北平 专家建议维护好前史修建

  老房年久失修,内部破落不胜

  长城抗战网创办人贾元良近来查询发现,昌平区兴寿镇肖村一座极为寻常的老房子,竟是1933年傅作义将军参加长城抗战的指挥所原址,多位当地白叟对这段前史有所耳闻。专家以为,这样的老修建极具前史亲切感,望其得到妥善维护。

  看望

  迎击日军侵犯北平

  傅作义借民宅做指挥所

  肖村距安定门约25公里,与小汤山相邻。《北京市昌平县地名志》记载,肖村元代已建村,称西柳,清代以姓氏改称肖家村,后演变为今称。近来,在民间抗战史学者贾元良先生的指引下,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肖村,在成片的新建民房中,找到了一座其貌不扬的老房子。

  “傅作义将军当年便是在这里指挥抗战,而这是老宅仅存的一座房子……”贾元良指着老房子对北青报记者说。

  老房子坐北朝南,由青砖砌筑,房基处压着长约1.5米的条石,坡顶掩盖灰瓦,瓦间的荒草像是长时间无人整理。北青报记者绕到老屋南侧,呈现出年久失修、破落不胜的现象,古拙的木质窗棂和门板尚存,但窗户纸多已残缺。推开木门步入老房,室内光线暗淡,杂乱堆放着一些杂物,房柱和梁架均为木质,屋子里有火炕,但现已无人居住。

  据我国文史出书社出书的《傅作义将军》一书记载,在长城抗战中,傅作义将军为第七军团总指挥,指挥第五十九军、六十一军,担任察北方面的防务。1933年4月30日傅作义受命带领部队开往昌平一带增防。三军于5月1日抵达昌平。在一系列备战设防中,军团指挥所设于小汤山东北的肖村。长城抗战的最终一场恶战,自此拉开帷幕。

  据贾元良先生考证,1933年5月21日至23日,傅作义带领的国民革命军第五十九军,在其时怀柔西北的牛栏山一线构筑阵地阻击日军。此战击毙日军246人,伤敌660余人;我国官兵阵亡367人,伤484人——那场战争,刹住了侵华日军的嚣张气焰,阻挠了日军向北平侵犯的脚步,为长城抗战最终一仗。傅作义将军应在肖村的指挥所停留了十多日。

  贾元良呼吁,有关部门应将这处老房子妥善维护起来,由于它见证着抗战前史的华章,见证着傅作义将军在1933年率部抗日,捍卫北京的戎马生涯。

在老房门前,杨广全白叟向贾元良叙述傅作义将军抗战时期的故事

  叙述

  为答谢杨家帮忙作战

  傅作义临别赠送匾额

  肖村乡民68岁的杨广全通知北青报记者,这间老房子是老杨家的,尽管看上去有些寒酸,但下雨不漏,估量有一二百年前史。听老辈人讲,1933年抗击日军侵犯北平,傅作义将军把指挥部设置在他家。杨家那时有六七十口人在一同日子,算是当地大户,宅院内还有私塾、书房,能提供给作战指挥人员较大的日子、工作空间。他家祖上靠务农为生,家庭成分比较简单,戎行挑选他家作为指挥所也比较安全。

  杨广全回想说,杨家宅院曾经是一座规划很大的宗族宅院,但后来跟着宗族变迁、房子创新,曩昔的老宅只留下眼前的这一座老房子。

  在肖村,北青报记者还找到了杨家别的一位后人,77岁的杨品才白叟。他听族中老辈人讲,1933年,傅作义将军带领部队抗击日军,将指挥所设置在他的八大爷杨秀亭家,杨家把最好的房子借给部队运用。为防日军空袭,部队在宅院里还挖了防空洞,但现已无存。

  据杨品才回想,在他儿时见过一块黑色的实木横匾,挂在杨家大院的门楼上,从左至右书写“六世同堂”四个鎏金大字,题字人张冠武。此匾是战役完毕、傅作义将军脱离肖村时所赠,由此可见杨家在其时人丁兴旺,并且军民共处和谐。惋惜的是,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,村里的生产队将杨家的门楼撤除,这块匾额天然被拿下,传说题字被抹掉、木材用来打了家具。

  专家

  维护好实在的前史修建

  比建博物馆更具价值

  抗战馆研究员张量介绍说,1933年1月至5月,我国戎行抗击侵华日军进攻热河(今分属辽宁、河北、内蒙古),长城的山海关、冷口、古北口、喜峰口和滦东等地的作战,史称长城抗战。长城抗战尚存不少战役遗址,但傅作义将军的指挥所他并未实地造访过。

  就目前所把握的信息,张量判别,前方战役吃紧,戎行将领不可能新建指挥所,一般都是使用老乡家的房子。经过搜集当地乡民的口述史,结合为数不多的文献记载,加以对修建遗存的实地考察,应该说学者的考证可信度较高。

  张量还谈到,像这样和严重前史事件相关的修建物,能保存下来最好。由于实在的前史遗存具有很强的现场感和亲近感,关于抗战史研究来说,这比建一座新的博物馆更具价值。一起维护好这样的老修建、发掘其间的前史,也有利于村史文化建设。

  文并摄/本报记者 崔毅飞